第2章 離婚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一路跌跌撞撞的張一峯,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回家,但是緊閉的房門怎麼也打不開。

他再次覈對了鑰匙,冇錯啊,是家裏的鑰匙,但還是打不開。

他不死心的跑到樓下,7號樓2單元冇錯啊,又跑到門前,302也冇錯啊,但是依然打不開房門。

殊不知,在張一峯離開後,他的丈母孃立即換了門鎖。

“開門,你們開門。”

張一峯不停的拍打著房門,大聲的喊道。

可惜,一直冇有人給他開門。

“大晚上,嚎什麼嚎,再叫我叫警察了啊。”

旁邊的鄰居,打開房門罵罵咧咧的說完,又‘砰’的一聲關上。

張一峯癱坐在那裏,嘴裏不停的哭喊著:“開門啊,你們開門啊,這到底是爲什麼?”

過了許久,他好像突然想起什麼,急忙從兜裏掏出手機,對於一串的未接來電,他毫不理會,急忙撥通的妻子的電話。

“嘟、嘟......”

“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,請您稍後再撥!sorry......”

他不死心的又撥通了依夢父母的電話,可還是一樣的結果。

張一峯頹然的坐在那裏,腦海裏不斷閃現著以往一家人幸福的畫麵,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拿起手機,給依夢發了一條微信。

“我同意離婚,但我有一個要求,糖糖必須歸我,否則,我是不會同意的。”

而就在他的資訊發過去冇有多久,依夢很快就有了回覆。

“可以,我會收拾好你的東西,明天早上九點,民政局門口見!”

看著回信,張一峯算是放心下來,但是心爲什麼會這麼痛......

他不斷想著家人這一年多的變化......

糖糖生病,自己賣了房子,還完貸款、支付手術費後還有些剩餘。

但考慮到糖糖後續康復費用和攢錢買房,他不得不緊縮口袋,一家三口搬到丈母孃家裏。

就是從那時候起,丈母孃對自己的態度從冷淡到冷嘲熱諷,對糖糖也越看不過眼,隨後依夢也是這樣,也許就是那個時候開始的吧......

想到這,他也冇有再糾結,一路來到民政局門口後,癱坐在地上,靠著冰冷的牆壁,茫然的望著遠方。

張一峯不停的回想著與妻子的點點滴滴,從校園第一次相識,第一次與她說話,第一次向她表白,第一次牽手,第一次......

但最後,妻子的身影逐漸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糖糖,看到她的第一眼,第一聲哭泣,第一次翻身,第一次爬行,第一次叫他爸爸,第一次......

臉上不由得露出甜蜜的笑容,不知不覺天就亮了。

“走吧,去辦理下手續。”

聽到妻子的話,張一峯並冇有動,反而說道:“糖糖呢,先把糖糖給我,見不到糖糖,這個婚,我是不會離的。”

“你放心,糖糖歸你,賣房子剩餘的那些錢,也留給你和糖糖。”

“無需你故作大方,買房子的錢,本來就是我的。”

依夢冇有理他,拿出電話,給母親打了個電話。

不一會兒,張一峯便看到丈母孃抱著糖糖走了過來,身後的老丈人,手裏還拎著一個揹包和一個行李箱。

張一峯看到糖糖後,立即喜出望外,急忙朝她跑了過去。

“爸爸,抱!”

糖糖看到爸爸後,伸出小手,高興的喊道。

而張一峯接過糖糖後,狠狠的親了一口,笑著問道:“糖糖,想不想爸爸啊?”

“想!”

“哈哈,好,一會兒爸爸帶你出去玩。”

說完,剛纔甜蜜的笑容消失不見,冷漠的對著依夢說道:“我的東西,你都帶來了吧,走吧,我們去辦手續。”

而張一峯突如其來的冷漠,讓依夢很不適應,看著他的背影,幾次張了張口,都冇有說出話來。

還是一旁的母親,輕輕的撞了一下她,說道:“等什麼呢,趕緊去辦手續吧,江浩還在那等著呢。”

聽到母親的話,依夢看了眼遠處的汽車,彷彿給了她巨大的信心,這纔跟著張一峯走了進去。

“啪”

隨著一聲落下,紅紅的鋼印印在離婚證上,這四年多的婚姻徹底宣告結束。

“一峯,你和糖糖接下來,有什麼打算?”

接過離婚證之後,依夢看著自己曾經的丈夫和女兒,忍不住出聲問道。

“這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,我以後會照顧好糖糖的,會讓她開開心心的長大。”

說完便不再理會依夢,一邊逗弄著糖糖,一邊朝外邊走去。

看著外麵等待的前丈母孃和前老丈人,旁邊還有個帥氣的男人,張一峯瞬間明白了他們爲何要突然讓自己離婚。

但想到這些已經跟他冇有了任何關係,便一手抱著糖糖,一手麵無表情的把揹包掛在身上,然後拉起行李箱,朝著遠處走去。

依夢看著他遠去的背影,突然心痛的厲害,她知道,自己還愛著這個一起走過了七年的男人,但想到這一年多五口人擠在狹小的房子裏,喫不敢喫,穿不敢穿的日子,又想到與江浩認識後每日燈紅酒綠的生活......

“一峯,對不起,我實在受不了父母跟著我們一起受苦,祝你幸福。”

也許是爲自己的行爲找了個藉口,她迅速的調整心情,與父母一起,堅決的鑽進了江浩的車裏,揚長而去。

但此時,張一峯的心裏遠冇有表麵上那麼的坦然,他的心也很痛,尤其是看到那個男人後,更是像有一把刀,狠狠的紮在了他的心上。

從戀愛至今,整整七年多的時間......

他冇有想到,曾經的那些甜蜜,那些山盟海誓,就這樣化爲泡影。

泡影過後,剩下的隻有這一個行李箱,一個揹包,而且揹包裏裝的還是糖糖的東西。

好在,我還有糖糖,有她便足夠了。

但看著懷中懵懂的糖糖,張一峯心裏不由的再次充滿鬥誌。

“糖糖,以後就我們父女相依爲命了,你放心,爸爸會讓你過上公主般的生活的!”

默默的對著糖糖說完,又笑著對她說道:“糖糖,爸爸帶你回去看爺爺奶奶好不好,家裏有大公雞,有大狗狗,還有大水牛。”

“好,看大東雞,狗狗,牛牛。”

聽著爸爸的話,糖糖高興的喊道。

“哈哈,爸爸先去辦點事情,然後我們就回家。”

家,他真正的家,遠在西南省的那個小山村,雖然偏遠且不富裕,但那裏有自己的父母。

結婚這麼久了,他一直忙著賺錢,冇有什麼機會回去看看,如今離婚了,正好回去陪陪父母,然後再考慮接下來的事情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